文章
  • 文章
  • 视频
搜索

ENGLISH

每个孩子都有充满活力的未来

首页 >> 动态 >>媒体报道 >> 中国发布丨打开孩子上行的社会通道 0—3岁流动及留守儿童早期发展问题可这样解决_新闻中心_中国网
详细内容

中国发布丨打开孩子上行的社会通道 0—3岁流动及留守儿童早期发展问题可这样解决_新闻中心_中国网

中国网5月24日讯(记者 董小迪)上午10点半,北京市朝阳区金盏乡小店村一个不算宽敞的天井里,站满了蹦蹦跳跳的孩子,阳光穿过四周的两层房屋,斜斜地照在他们身上,孩子身后的家长和老师正陪着他们一起跳手指操。这里是活力社区在北京金盏乡开设的项目点,主要为0—3岁流动及留守儿童提供早期发展公益服务。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15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报告,我国约有2637万0—3岁流动及留守儿童(父亲或母亲一方不在身边),如何保障这些处于发展黄金期孩子的早期成长与发展,成为亟需关注的社会问题。

“儿童早期发展的机会不应该成为一种稀缺资源,无论家庭状况如何,所有儿童都应有机会获得优质的早期发展服务,这也是确保国家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举措,”国家卫健委干部培训中心原党委书记、副主任蔡建华告诉记者,“我们要打开每一个孩子上行的社会通道,让每个孩子都能站在起跑线上。”

http://images.china.cn/site1000/2021-05/24/9379b2c9-222c-47ef-9a21-a4f52a44ef9d_watermark.jpg

2021年5月19日,活力社区北京金盏中心的孩子正在进行早期发展训练。中国网记者 董小迪 摄


为更多流动及留守儿童家庭普及早期发展知识


金盏乡是北京五环外的一个流动人口社区。小芳是这些流动人口中的一员,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和生活在这里的大多数流动人口家庭一样,小芳的家只有15平米,除去厨房、卫生间的面积和床铺等基本陈列,没什么多余的空间。

“在家里,孩子只能在床上或地上玩,带孩子出去,一般就是超市或者村里的广场。”小芳告诉记者,除了空间有限,儿童早期发展知识的匮乏也是她在育儿中遇到的一大问题,“我知道早期发展对孩子很重要,但除了给她读绘本,别的我就不懂了。”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小芳接触到了活力亲子园,这里为流动及留守儿童家庭提供免费的游戏场地,举办阅读、音乐游戏等亲子活动,以及家庭讲座、家长读书会等家长活动。在促进儿童认知、语言、运动、社交能力发展的同时,教授家长育儿知识和亲子互动技巧,提高家长的参与度。

小芳开始带着孩子来玩。让她欣慰的是,一学期下来,她发现孩子不仅话变多了,还交到了很多好朋友,小芳自己也在家长读书会等活动中学到了不少和孩子交流的新方法。

“研究显示,对0—3岁婴幼儿进行恰当的早期学习训练和经验积累,将促进其形成并保留更多的神经回路,为以后的学习、应对挑战、社会交往和情感发展奠定基础,”蔡建华解释道。

“现在人们普遍知道要对孩子的早期发展进行干预,我们在走访中发现,不少留守儿童的父母会为孩子准备玩具、绘本,但存在准备的东西与孩子年龄段不相符的问题,”蔡建华指出,“如何普及儿童早期发展知识、支持经济条件有限的家庭干预儿童早期发展是我们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

http://images.china.cn/site1000/2021-05/24/4e61567d-f819-4767-82a9-4b51e7595d6f_watermark.jpg

2021年5月19日,活力社区北京金盏中心的活动室里,家长正带着孩子玩海洋球。中国网记者 董小迪 摄


低收费 让更多儿童有机会接触早期发展项目


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同年,国家发改委、国家卫健委印发《支持社会力量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专项行动实施方案(试行)》,明确对承担一定指导功能的示范性托育服务机构、社区托育服务设施,中央预算内投资按每个新增托位给予1万元补助。

“有中央预算补助是好事,只是对一些经济条件有限的家庭来说,也许连除去补助后应交的费用都交不出来。”蔡建华指出。

“我在老家时,去早教机构了解过,一年两个学期,费用要一万多。”小芳告诉记者,自己听说过早期发展对孩子的重要性,也想过给孩子报班学习,但被商业机构高昂的收费“吓退了”。

后来,小芳了解到,活力亲子园除了免费的场地和活动,也提供低收费课程,每学期800元,每年1600元。小芳告诉记者,因为费用尚能负担,她给孩子报了付费课,“后来我和老家的亲戚交流时发现,我上的课内容和亲戚在当地早教机构学的差不多。”

“婴幼儿照养人缺乏早期服务的购买能力,是流动和留守儿童家庭在早期发展方面的一大挑战。在商业服务和国家政策暂未实现大面积覆盖的情况下,公益组织的探索能帮助更多0-3岁的流动及留守儿童解决早期发展问题。”活力社区执行总监侯蔚霞表示。

http://images.china.cn/site1000/2021-05/24/74ffa508-e956-41d6-b496-d197218f1a14_watermark.jpg

2021年5月19日,活力社区北京金盏中心的活动室里,孩子和家长正在玩耍。中国网记者 董小迪 摄


公益项目开展难 专家呼吁地方政府给予更多支持


作为公益项目,活力亲子园也有自己的烦恼。负责人徐红告诉记者,亲子园每天要接待50—60对儿童和家长,但除去天井,这里的面积也只有130-150平米。此外,亲子园中只有她是全职员工,另外还有2名兼职工和8位志愿者。因为人员流动性大,在执行长期规划的过程中,徐红常常觉得力不从心。

相比之下,活力社区在山东的合作项目点似乎要“幸运”一点,山东省青州市庙子镇0-3岁婴幼儿养育中心的负责人田静告诉记者,他们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不仅解决了场地问题,还解决了维修和水电费问题。

但田静也有自己的苦恼,如何提高当地家长对婴幼儿早期发展意义的认识,如何把精心培育的“妈妈老师”留下来,是她面临的挑战。

“像活力社区这样的公益项目,主要需要解决场地和费用问题。”蔡建华建议,社区和地方政府在协调场地、费用上给予类似项目更多的支持,企事业单位也可以为其创造一些有利环境。

“相信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0—3岁流动和留守儿童的早期发展问题能得到较好的解决。”蔡建华说。

(文中的小芳为化名)

 





Copyright  2019 VIBRANT COMMUNITIES |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京ICP备150668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