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 文章
  • 视频
搜索

ENGLISH

每个孩子都有充满活力的未来

首页 >> 动态 >>媒体报道 >> 护航流动、留守儿童早期教育:多元主体参与,公益力量探路
详细内容

护航流动、留守儿童早期教育:多元主体参与,公益力量探路

护航流动、留守儿童早期教育:多元主体参与,公益力量探路

隋福毅2021-5-21 19:59:10

https://uploads.chinatimes.net.cn/article/202105/20210521173907hcYFwjaKxB.jpg

隋福毅

伴随着越来越多科学研究成果的诞生,儿童早期发展问题逐渐得到认可。科学研究表明,对0-3岁婴幼儿进行恰当的早期学习和经验积累将会为儿童成长奠定重要基础。

近年来,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意识到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性,我国对于儿童早期发展问题的关注度也显著提高。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加强儿童早期发展服务,对儿童早期发展问题进行宏观指导。

不过,据统计,目前我国有将近5000万的0-3岁婴幼儿,能够提供婴幼儿照护服务以及实现早期发展的机构仍较少。全国婴幼儿在各类托育机构的入托率仅为4.1%。其中,中国城市3岁以下儿童的入托率不到 10%,流动及留守儿童享受早期发展服务的比例更低。而在发达国家,3岁以下婴幼儿的入托率在25%-55%之间。

在此背景下,5月19日,中国好公益平台与活力社区联合主办了主题为“谁来负责2600多万0-3岁流动及留守儿童的成长发展”的媒体研讨会,共同探讨流动及留守儿童的早期发展问题。

国家卫生健康委干部培训中心原党委书记、副主任蔡建华认为,当前,我国人口结构正面临变化,国家也正经历转型期。未来,我们国家竞争力以及社会发展需要依靠人口素质的整体提高。早期发展对于儿童成长至关重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一定会把儿童早期发展形成全社会的共识。流动及留守儿童因为得到早期发展的机会较少,因此更需要全社会共同关注。

公众意识略显不足


金盏乡,位于朝阳区东北部,聚集大量从外地来京务工的流动人口。在金盏村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里,每个工作日都有不少0-3岁的儿童跟随着自己的家长来到这里。在活力亲子园金盏中心老师的陪伴下,他们玩游戏,读绘本,参与亲子活动,一天天长大。

流动及留守儿童的早期发展问题是活力社区(活力亲子园项目执行机构)目前关注的核心议题。在活力社区执行总监侯蔚霞看来,流动及留守儿童的早期发展问题属于公众关注的一处“洼地”。

“目前,中国社会,特别是城市地区,已有一些商业机构加入儿童早期发展领域。但是,由于流动及留守儿童家庭收入较低,缺乏足够的付费能力,而很难享受到市场服务。此外,一般情况下,流动及留守儿童家长因受教育水平较低,对于儿童早期发展方面的意识存在不足,并未认识其重要性。”侯蔚霞谈道。

家长观念欠缺,公众意识略显不足并非活力社区一家机构的感受。北京春晖博爱儿童救助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刘珊和山东省青州市庙子镇0-3岁婴幼儿养育中心负责人田静均表示生源问题是项目开展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问题之一。“孩子家长可能认为孩子只要不哭不闹就可以,很少关注到孩子的早期发展需求。”刘珊说。

为了让更多人认识到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性,更多流动及留守儿童享受到儿童早期发展服务,活力社区将活力亲子园打造成为一个公共活动场所,春晖博爱基金会把一些服务搬到了“田间地头”,田静带领队伍挨家挨户向民众做宣传。

接地气的服务形式给更多流动及留守儿童提供了低门槛的早期发展服务,也让更多流动及留守儿童家长迎来了改变。

文苏是活力亲子园金盏中心亲子课的一名兼职老师,也是一名4岁半女孩的妈妈。两年多前,文苏带着两岁多的女儿首次来到活力亲子园,在感受到女儿不断进步之后,文苏选择担任一名兼职老师。

在提到未来的道路时,文苏表示自己可能将会回到自己的老家发展,继续担任亲子课老师,并将儿童早期发展和一些育儿知识传递出去。

据了解,在活力亲子园项目中,全职和兼职老师基本都是由项目的受益人发展而来。侯蔚霞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活力亲子园不仅希望可以帮助家长改善自己的育儿行为,提升他们的育儿效能,也希望让他们在实际参与中取得收获并影响到他人。作为一个公益组织,理念影响和公众意识倡导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公益力量可做探路人


公益组织仅仅是支持流动及留守儿童早期发展的一支力量。一项事业的整体推进离不开多方力量共同支持。其中首要的是离不开政策引导和支持。

2019年《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的总体要求中明确指出,要建立完善促进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政策法规体系、标准规范体系和服务供给体系,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多种形式开展婴幼儿照护服务。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将发展托育服务体系列为整个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20个重要指标之一,提出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由目前的1.8个提高到4.5个,支持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等社会力量提供托育服务。

针对当前政策情况,蔡建华分析道:“从目前政策发布的文件来看,婴幼儿照护服务被定为公共服务,但不是基本公共服务。如果列为基本公共服务的话,政府的支持力度会更大。其次,‘十四五’规划中提到的每千人口4.5个托位数目标,当前中国应该在2025年大概拥有600多万个托位。在这600多万个托育位中,中央财政明确支持50万个示范性的、普惠的托位,还有巨大的空间需要其他力量参与。”

澳门同济慈善会北京办事处项目总监李黎表示,其实当前针对流动及留守儿童的早期发展服务并没有系统性的资金支持,基金会及爱心企业的捐助十分有限。目前来看,许多公益组织以及社会力量已经在实践中形成了一定的解决方案,只不过要想系统性、可持续性地解决这个问题,需要更长久的规划和支持。

侯蔚霞认为,在流动及留守儿童早期发展这个问题上,当前还处于观念意识培养阶段,政府在当前阶段很难为这个领域投入大量资金和资源,覆盖全部需求。但公益组织相对来说比较灵活,是可以链接社会资源帮助发现社会问题,涉足国家政策和商业市场完全覆盖到的领域。

“流动及留守儿童早期发展应该是整个社会都应该关注和参与的问题,事关下一代和中国未来发展。至于各种力量在何时加入,什么阶段加入其实是大家自由的选择。但在初期,公益组织更适合做探路人。”侯蔚霞补充道。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

 



Copyright  2019 VIBRANT COMMUNITIES | 版权所有     备案信息: 京ICP备15066885号